麻辣重庆科技 数码正文

共享办公企业说:居家办公被证明确实不行……

2020/2/20 11:28:37   来源:IT时报

对于共享办公行业而言,着实命运不济,2019年是难熬的一年:在国外,共享办公鼻祖WeWork的IPO计划惨遭“滑铁卢”;在国内,共享办公市场出现裁员、关店的危机。

  目前的这场疫情,在让中小企业、初创企业“受伤”的同时,也打击他们的孵化器——共享办公,让尚未走出寒冬的共享办公行业再次经历了“倒春寒”。

 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,疫情期间不少企业进行远程办公,但体验一般,同时疫情会带来行业洗牌的机会,挺过来的共享办公企业会有扩张良机。

  01

  救人和自救

共享办公租位共享办公租位

  对共享办公企业来说,其商业模式是从业主处整租空间,经过重新装修,再将工位租给企业或者个人。

  这种“二房东”模式仍是共享办公行业的主要商业模式,行业盈利依赖卖“工位”,而且只有出租率平均达到85%时,才能保持盈亏平衡。

  突如其来的疫情无疑是一场“玩命”的游戏,一旦下游租户不能及时生产、复工、产生现金流以支付租金,给依赖于租户的共享办公行业带来现金流风险。

  米域空间CEO冯印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我们预判提前退租的肯定会很多,即使能够活下来的小微企业,能够承担的租金水平肯定也要下降,因此我们对收入的预期会大幅下降。”

  清华和北大联合进行了一项调研,结果显示:按照当前的疫情态势,在995家中小企业中,34%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,33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只有9.96%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。

995家中小企业中,34%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,图/中欧商业评论995家中小企业中,34%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,图/中欧商业评论

  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!

  于是,共享办公企业开展了一系列优惠政策,希望与中小企业“同舟共济”,“救人”的同时也是在“自救”。

  优客工场发布了首期“有爱”企业扶持计划,对3月31日前全国新签约的新客户,推出免押金直接入驻、8折优惠价格、赠送免租期等优惠政策。

  米域空间推出老客免租10天,新签免租15~30天,续约免租10天的优惠力度。

  氪空间方面表示,将联络每个社区所在的地方政府,为受疫情影响的客户争取帮扶政策,同时将与每位业主协商减租/免租方案。

  为了应对疫情,也为了吸收新客入驻,大多数共享办公空间采取了送免租的方式。

  “根据大多数办公空间的拿楼价测算,出租价格不会有太明显的变动,一般会在原价签约的基础上免租2~3个月,免租时间的拉长无非是拉低了总租金价格了。”上海写字楼房地产经纪人佳杰(化名)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。

  “春节后的两个月是共享办公出租的高峰期,受疫情影响,今年没有什么水花。”佳杰表示,“我手头上的大部分客户还没有返沪。目前急需共享办公空间的只有两家,一家是做国际贸易的,另一家是做人力资源的。跟往年相比,行情差了很多。”

  与年前的定价相比,位于腾飞元创大厦的奕桥联合办公空间每个工位的价格下调了200元,为2300元,但整个办公场所正常复工企业只占了两成。

  02

  疫情带来行业洗牌

  去年9月份,谢梦(化名)租了WeWork的一个单人间,采用的是年签月付的形式,每月租金为2240元。“我租WeWork的初衷是为了发展教育咨询副业,而在共享办公空间聚集了留学、国际学校、编程、英文文案等同行。”

  疫情来临,共享办公倡导的聚集社区价值也因走低的复工率成为泡影,原本定在本月17日的开放日期再次延期。“我们2月份的租金还是正常缴纳的,只是付款的日期延长了半个月。”谢梦告诉记者。

  作为微型创业者,谢梦表示,如果承租方不能提供一定的优惠,她打算重新回到客厅式的创业模式。

  “小微企业风险承受能力较低,遭遇疫情一般会选择退租来减少损失。”商业地产科技资管专家刘海浪表示。

  为缓解疫情对中小企业的压力,上海市出台规定,对于符合条件的中小企业,由房产所属国有企业免除2020年2月、3月两个月的租金。

2月11日,上海市国资委出台规定,房产所属国有企业免除2020年2月、3月两个月租金。2月11日,上海市国资委出台规定,房产所属国有企业免除2020年2月、3月两个月租金。

  这无疑是利好!

  “我接到通知,可以减免2个月的租金。”上海企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王振宇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他租赁的张江孵化器是政府规划的科技园区,“很多项目因为疫情推迟,不过两个月的免租政策算得上是解了燃眉之急。”

  不过,很多共享办公空间租用的空间都并非是国有企业的地产,因为无法预知疫情会持续多久,这部分业主目前仍在观望状态,这意味着多数空间还无法享受到上述租金优惠。

  不过福祸相依,危和机都是并存的。

  有观点认为,经过此次疫情,更多企业可能会更青睐共享办公、联合办公。

年前,WeWork的一处共享办公空间里面,员工正在工作年前,WeWork的一处共享办公空间里面,员工正在工作

  王振宇的公司开工时间选在2月10日,由于大多数同事没有返沪或是处于隔离期,远程办公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。

  不过,王振宇更愿意回到正常的上班状态,“在线办公比不上在办公室那样面对面沟通的效率,而且无法保证所有人都在工作状态。”

  “今年上半年共享办公的出租率会不太好看,尤其是小微企业,退租是降低成本最直接的方式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“但在疫情结束之后,初创企业对共享办公的需求依然会持续,完全依赖远程办公模式已经给创业者们提前演习了,第一员工效率确实不高,第二员工间的沟通成本太高。”


  优客工场首席运营官关心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对于共享办公运营商而言,这次疫情确实是一次扩充客源的机会。

  在她看来,共享办公不仅场地多,而且租约也比较灵活,可以减少一些困难企业的经济压力。

  “对于共享办公来说,疫情是新一轮的洗牌。”资深商业地产研究人员顾晓立告诉记者,“挺过来的共享办公公司会收获一批在疫情中扩张企业的入住补给,诸如在线教育以及电商直播企业等。”

责任编辑:zhuzhu

相关阅读

麻辣重庆 Copylift © 2017 chungkinghot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